一点典型

杂食党,嗯。
佛系写文,嗯。
佛系画图,嗯。
缘更,嗯。
羸弱打字……
(●⊙(工)⊙●)

依然学校画 学习使我摸鱼 圆珠笔真好ˎ₍•ʚ•₎ˏ

五分钟指绘
沙雕本雕了_(:ᗤ」ㄥ)_

学校画的,衣服可能有bug。
emmm只能画的好头了

【杰佣】Gradual

ooc✔

环太平洋AU✔

佣空亲情向✔

w玛尔塔视角我流杰佣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上)

成为猎人可能是玛尔塔·贝坦菲儿成年后最后悔的事。

事实上,每天叫醒玛尔塔的绝不是她昨天设置的闹钟,而是她弟弟奈布·萨贝达的拍门声,就比如现在。

“嘿!玛尔塔!起床了!嘿!该我们了!”

配合着“……代号角鲨,二级怪兽……”的机械女声,玛尔塔总算清醒了。

“天,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你姐姐的睡眠吗?”

玛尔塔边揉脖子边说。

“这我管不着,是那些怪兽不愿意体谅我亲爱的姐姐。”

奈布的声音从盥洗室传来。

奈布和玛尔塔姓氏不同,这没什么奇怪的,父母离异,玛尔塔随父亲,奈布随母亲,而母亲没多久就再婚了,她不太会为别人着想,这也是他们离婚的原因之一。

玛尔塔不太喜欢奈布的继父,不是说继父对奈布不好,但他太严肃了,而且,不太和奈布交流。玛尔塔仍记得每周一次的晚餐上,他看向自己那发亮的眼神。

她只比他大三岁,但有时玛尔塔觉得自己才是奈布的监护人。

刷牙的时候最适合胡思乱想,玛尔塔漱漱口,想到最近弟弟颇好的情绪,说不定这样也不错,白沫随着水流转进下水道。

门外的军官又一次催促,玛尔塔才披上外套,和奈布一起走出去。

“你觉得这次我们需要多久?”

“哈,我希望是一秒,这样我就可以马上回来睡觉了。”

“别这样,玛尔塔,你才23岁,你还年轻。”

“年轻人也是人。”

“打起精神了,碰个拳?”

“当然。”

尽管不是第一次穿这身机甲了,但当脊髓夹放上来的时候,玛尔塔还是皱皱眉。

随着感应灯由红转绿,他们进入驾驶舱,猎人全身上下的灯也亮了起来。

“早上好。”

弗雷迪·莱利的声音难得开心。

“早上好,先生,看来你的新车到了。”

奈布挑起一边的眉毛说。

“当然,那可真是一辆漂亮的雪佛兰……”

弗雷德的详细介绍被身后艾米丽的问话打断了

“还没下落吗?”

“咳,马上。”

“真够尴尬的。”玛尔塔小声对一旁的奈布说。

“可不是嘛。”奈布向她做了个鬼脸。

下落带来的失重感让人心慌,闸门缓慢打开,机械脚下的踏板激起巨大的水花。

“我们又要互相了解了。”

玛尔塔笑着说,

奈布回了她一个微笑。

奈布的记忆在玛尔塔眼前闪回,大部分都是她所熟悉的,只是,她发现有个男人在奈布最近的记忆里出现的频率有点高了。

巨大信息量的析入,让玛尔塔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轻喘了几声,平复脑腔的震动。

玛尔塔一边做校准动作一边问:

“那个男人是谁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就是那个叫杰克的。”

“嗯?那个,他原本和我是模型社的……毕业后……就遇到,然后……”

“然后你们就一起泡吧,看电影?”

“他说买了两张票,就去看嘛,没什么就普通朋友。”

“地点加利福尼亚海域,北纬……”艾米丽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。

“好吧,等会来我想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玛尔塔看着他说,奈布只是耸耸肩。